当前位置: > 大发888 >

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奖:岁月静如玻璃,韶华砥砺于铁

发布时间:70-01-01 08:00
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奖:岁月静如玻璃,年华砥砺于铁

编者按:2017年雨果奖成果再有多少个小时就要揭晓了!在最佳短篇小说的六位提名者中,Amal El-Mohtar的《岁月静如玻璃,韶华砥砺于铁》("Seasons of Glass and Iron")是一位强无力的竞争者,在往年蒲月摘得了星云奖的最佳短篇桂冠。

故事中的两位女性抽象都出自神话,她们受到了诅咒,一位必须穿破7双铁鞋,另一位必须得待在玻璃山顶上。将来局获作者受权宣布了这篇小说的中文译本,带列位感想Amal对传统官方神话做出的全新归纳。

*本篇小说共13000字,浏览大概需要22分钟。

岁月静如玻璃,年华砥砺于铁

作者 Amal El-Mohtar

译者 仇春卉

塔比莎走着,心里想着鞋子。

“鞋子”这念头,曾经在她心中缭绕很久。虽然铁质堪久磨,但硬要正确说,“很久”是磨坏三双半鞋所需的时间。不如简单些,数数还剩下几双鞋:她出门时带了七双铁鞋,现在还剩下三双,都紧紧地绑在背囊里面,一个劲儿地往下坠。岁月从不逗留,和景致一同从她身边促擦过。一年的路能磨烂一双铁鞋的底吗?她说不好,不过也相差无几。她总是立志从下一双鞋开始就盘算走过的步数,却总是分神数不完。

她总想着鞋子,否则她基本走不下去:铁箍割破她、擦烂她、撞击她、给她磨出水疱。这些苦楚付与她才能,使她能踏山踩水、跨过绝壁[VS1] 。她必须不断前行,否则铁鞋无从磨损。这铁鞋必须踏破。

每主要把新鞋捆上总是很难。

三双鞋那么久之前,塔比莎正在一片松林里,尖利的绿色气息在她心中叫醒了一个动机,一个攻破了她麻痹、机械心灵的念头。(机械?我只要一双光脚!接上去的一个礼拜里,塔比莎每次想起这荒谬的一刻都不由失笑。)阳光射进松林里,如金针般刺在她身上。塔比莎发抖着将双臂缩进毛皮大氅里,同时却把脚趾蜷缩,嵌进暮秋的土壤里。她哭了,由于在那一霎时,她尝到了自在的味道——本来她真的可以在有生之年把铁鞋踏破!紧接着,一个数字像冰刀一样扎进了她的心窝:磨失落了一双,还剩六双。

两双鞋之前,塔比莎正在深蓝色的湖面上踏行。鞋底薄薄的铁片零落时,她一头栽进水里,一下子沉了下去。她慌手慌脚地挣扎着,把另一双铁鞋从背包上解开,折断了一根脚趾把鞋套了上去,重新回到湖面上,一瘸一拐地朝着远处的岸边走去。

上一双鞋之前,塔比莎正在海边。盐水浸泡着她创痕累累的双脚,她仰视星空,心里想道:溺水会比现在更痛苦吗?

她想起了哥哥们穿的鞋子:有一双一步七里的软皮靴;有一双带翅膀的凉鞋;还有一双能让人隐形的绸缎拖鞋。真奇异,她想道,哥哥们的鞋子会让脚步轻快,把世界拉近、变小,让他们去摸索和发现。

也许这一点也不奇怪,她想,本来鞋子的功效不就是帮助穿鞋子的人行走吗?然后她又想,真正奇怪的是女人们自愿穿上各种怪僻的鞋子:玻璃鞋、纸鞋、烧红的铁鞋,让你舞蹈至死方休的鞋。

真奇怪。塔比莎一边想一边继承前行。

插画师:Tyler Jacobson

阿米拉发明了纹丝不动的艺术。

她危坐在一座高高的玻璃山上,山顶雕琢成一个厚重、润滑的王座,巨细很合适阿米拉的体态。魔法围绕着她,将她与王座融为一体,只要她不乱动,是可以坐得很舒畅的。她坐在这里阅历着风雨的浸礼,亮晶晶的雨丝像温顺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肌肤、她的秀发、她的长袍和她的王座,仿佛在千方百计勾引她移出发躯。可是阿米拉态度严肃,岿然不动,腿上放着一个金苹果。

有时她会认为饥饿,魔法立即让她饱足;有时她会感到疲惫,魔法立刻助她安息。在白昼,魔法维护她古铜色的肌肤免受骄阳灼烧;在夜里,魔法暖和着她衣着丝绸鞋的双足——只要阿米拉不乱动,只要她持续安坐在玻璃山顶的玻璃王座上,她就能失掉魔法的护荫。

在这个地位,阿米拉能够高高在上地仰望芸芸众生。她看到农民在地盘里耕种,旅人在村子间穿行;有时分她还看到舍己为人、谋财害命。她多么希望能够下山把自己看到的一切与人们分享,一切都碰壁于那些追求者。

玻璃山下人群涌动、喧闹嘈吵。这帮人——上至高尚的王子骑士,下至卑贱的牧羊人——全体都猖狂地爱上了阿米拉。为了与她亲热,人们呼喊着标语,相互鼓励着,纷纷拍马向玻璃山顶冲去。他们的下场当然是人仰马翻,仿佛一阵一阵浪涛碎裂在无情的岸边。

当人们从玻璃山壁上滑落时,他们的战马有的折断了腿,有的口吐白沫;人们尖声叫骂,各种恶毒咒骂不停于耳:你这贱人!你这巫婆!你这坐在玻璃山上的玻璃婊子!瞧你把我们害得这么狼狈!来日我一定要失掉你!明天!明天!

阿米拉牢牢捉住手中的金苹果。她总是经过不雅鸟来疏散留神力,赞助自己渡过漫长的白昼。从她头顶飞过的有孑然一身的野鹅,还有海鸥、雨燕和燕子。她想起了一个故事,有一位公主把用荨麻织成的衣服扔向空中的天鹅,她暗自生机她也能伸手从鸟儿身上拔下一根羽毛,好让自己也长出翅膀……

到了早晨,她为夜空中的星星连成新的图案,将熟悉的星座面目全非:设想斗极七星不是长柄勺,而是一把镰刀,或许是一头大熊?当空中的飞鸟都数完,天上的星星也看遍,她就会提示自己;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

塔比莎第一眼瞥见玻璃岭,仿佛看到刀锋上的一道冷光,还不迭移开视野,满目标葱绿已被刀光划破。事先,她刚走出一片森林,狠毒的向阳刺痛她的双眼,却没无为她带来半点温暖。在铁鞋跟的重压之下,霜冻的小草纷纭碎裂,但这熔化的凉意安慰着她袒露在铁箍里面的皮肤。

她坐在丛林边上,察看着远处光影的幻化。

山脚下尽是男人,人群收回烦闷的震动回响,让她想起大海。她看着他们策马飞奔,却都在山上撞得头破血流。她想,这座山一定有强盛的魔法,能吸引男人作出如此的笨拙举动,还能禁受那么多铁蹄的蹂躏。

塔比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又抬头望着那座玻璃山。她曾经习气了用各种和程度有关的数字来界说疼痛的程度。如果疼痛是六,象征着她的伤处有淤青,边沿清楚,没有发烫;如果疼痛是七,伤口红肿而且流血;如果疼痛是三,则是伤口名义发黄胀起,光滑,隐约作痛,也许正在发炎。

此刻她的痛苦悲伤是五,伤口浮现绿褐色,结了厚厚的痂,情形稳固,应该能够支持她爬到山顶。

于是她比及太阳下山才出发,断然踏入了后方这片宽阔地。

阿米拉目送着夕阳西沉,一团雾气徐徐升起、慢慢分散,把人间万物变得柔嫩、沉静。空气中没有血腥和汗臭,她只闻到污浊的水汽。就这样,这个世界平静、安详地消散在她面前。

突然,她心中的旋律乱了节奏,因为她闻声山下的浓雾里传来一下下摩擦的噪声。这声响安稳而平均,清楚是有东西正在稳步攀上这座玻璃山!阿米拉顿时觉得七上八下,因为不该该这样子,按理说,没人能够爬上这座被魔法保护的玻璃山,可她也知道魔法是魔法的魔法,总有魔法能更胜一筹。刚开端她以为下去的是一头熊,然后发现是一件皮毛罩衣,兜帽外面显露一个惨白而精巧的下巴,还有一张因为艰难攀登而累得恨之入骨的歪曲的阔嘴。

阿米拉凝视来人,局促不安。只见这个没有坐骑、头戴兜帽的生疏人一步一步走上山顶,停上去,矮下身,卸下温暖而厚重的皮毛大衣。阿米拉眼中涌现一个女人,她也出现在这个女人的眼中。这个女人既像一根羽毛,又如一柄白?,而且她看起来饿坏了。

阿米拉沉默地向她举起了手中的金苹果。

摄影师:Rosiehardy

塔比莎原来以为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雕塑、一件铜制的装潢品、或是一个神像,却见她抬起了手。她心里有一个声响让她先不要伸手,一个坐在玻璃山顶的魔女,赠予的食物肯定不能容易去接。可是同时她心中涌起一股激烈的食欲,硬是把这个谨慎的声响压了下去。她曾经好几个星期没有领会过这种饥饿感了,因为那双魔法铁鞋能够使她忘却自己的辘辘饥肠。她总是熬到衰弱得迈不开步的时分才想起要吃东西。

这个金苹果看起来并不像食品,可她还是一口咬下去。苹果皮登时像焦糖似的裂开,甜蜜明澈的果汁从果肉里滴上去。她饥不择食地把全部苹果连皮带核都吃进了肚子里。然后她再次看着坐在王座上的女人,说了一句“感谢”,并不知本人的语气显得毛糙僵硬。

“我的名字叫阿米拉。”女人答道。她说话时只要嘴巴以一种缓慢而凝重的方式在动,而全身其他部位竟然可以保持一丝不动,塔比莎不由大为惊叹。“你是来迎娶我的吗?”

塔比莎怔怔地看着她,然后抹掉下巴上的苹果汁,仿佛这样做就能把吃进肚子里的金苹果也一并抹掉。“我非娶你不可吗?”

阿米拉眨了眨眼睛。“倒不是非娶我不可,只是……人们想要爬下去就是为此,你知道吧。”

“呃,不知道。我只是——”塔比莎为难地干咳了两声,“我只是途经这里。”

沉默。

“雾太大了,我不小心找不到路——”

“你爬上——”阿米拉的声响仍旧平静,“这玻璃山——”照旧波涛不惊,“只是不警惕?”

塔比莎只能抬头盘弄着衣角的褶边。

“嗯。”阿米拉继续说,“很兴奋认识你。你是……?”

“塔比莎。”

“好,很愉快意识你,塔比莎。”

接上去还是沉默。塔比莎咬住下嘴唇,低头仰望着山下的一片暗中。然后她平静地问:“你为什么坐在山顶这里呢?”

阿米拉沉着地看着她,淡淡地答道:“我也是不小心下去的。”

塔比莎哼了一声。“我明白了。你听我说,”她指着自己两只困在铁鞋外面的脚,“你看我脚上这双魔法鞋,我必须把它们穿烂。我想着路面越古怪、越难走,鞋底就会磨蚀得越快。而你这有座魔法玻璃山……”

阿米拉点了点头——至多塔比莎觉得她摇头了。也许她只是很迟缓地眨了一下眼睛,形成了拍板的错觉。

“……看起来正好用得上。我其实不知道山顶有人,我是一直等到山脚上面那帮男人离开,我才出发的。那里集合了很多多少人啊——”

阿米拉其实没有任何变更,可是此刻她的安静愈发凝重。塔比莎肚子里似乎响起一下消沉的钟声,警惕起来。

“当初夜里越来越冷,他们就会分开了。我很欢送你留上去,”阿米拉说,语气中带着最真挚的好心,“用这里的玻璃磨你的鞋底。”

塔比莎点了点头,决议留上去。从阿米拉如音乐般动人的谨严言辞中,她听到了三个字:求你了。

阿米拉觉得自己如入梦中,陪她说话的这团体并不打算毁掉她,也没有觊觎她名下的残山剩水。

“是他们把你困在这里的吗?”塔比莎问道,阿米拉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愤怒。她知道塔比莎并不是对她赌气,却像是替她觉得愤怒。她想到有报酬自己恼怒,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巧妙的感觉。

“不。”她轻声答道,“这是我自己的抉择。”然后,趁着塔比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领先问道,“你为什么穿着铁鞋子走路呢?”

塔比莎张开嘴,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阿米拉俨然看见那些言辞就犹如转向的鸟群,在她的咽喉里往回溜。于是阿米拉决定马上转变话题。

“你有没有听过野鹅从我们头顶飞过期收回的声响?我不是说它们的叫声,那种声响谁都知道,我是说——它们的翅膀。你听过它们扇动同党的声响吗?”

塔比莎轻轻一笑。“当它们从河面上腾飞的时分,声如惊雷。”

“什么?噢。”阿米拉沉默了片刻,她从来没见过河流,“不是的,它们在头顶飞过时不像打雷,而是一种……‘嘎吱’声,有点像炉灶门开关的声响,只是没那么尖。野鹅群就像是一些裹着血肉和羽毛的机械,它们拍打翅膀的声响很奥妙。当它们啼叫的时分,这种声响就暗藏在啼声上面,变成一种‘嗡嗡嗡’的布景;可是当它们不叫的时分,这种声响就像……就像一件衣服。仿佛只要你好好聆听,你就能披上这件衣服,长出翅膀……”

说到野鹅的时分,阿米拉人不知鬼不觉地闭上了眼睛。当她展开眼睛时,发现塔比莎正全神灌输地盯着她,眼光里充满了猎奇。阿米拉并不习气被他人如此专一地聆听和审阅,顿时觉得昏头昏脑。

“要是我们荣幸的话,”她轻轻地说,不停地滚动着手中的金苹果,“今晚就能听见。现在是合适的时节了。”

塔比莎张开嘴,又破刻合上。可是她闭上嘴巴的时分太使劲,连高低大牙也碰在一同了。你连野鹅飞过的节令也知道,你究竟在这里坐多久了?还有,我刚才不是吃了一个金苹果吗?那现在这个是从哪儿来的呢?这些成绩她都没有说出口,因为她明确阿米拉的意图。阿米拉知道她不想谈起铁鞋,所以才转移话题说野鹅。塔比莎心中充斥了感谢。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声响。”塔比莎缓慢地说,尽力不去看阿米拉手上的苹果,“可是我在河面与湖面上见过它们,每次都有上百只,吵死了,就像凑集在井边的一群老妇人。要是有什么东西把它们吓得飞起来,那声响就像打鼓,又像雷声,还像在树梢间吹过的狂风雨。这种震耳欲聋的响声,你可不能走近了细心听。”

“我倒是很想听一下。”阿米拉喃喃说道,远望着远方的树林,“亲眼看下它们,它们看起来什么样?”

“稠密,黝黑——”塔比莎搜肠刮肚地寻觅适合的言辞,“就像河道自身飞起来,一撩裙子就飞走了。”

阿米拉脸上显露了浅笑。塔比莎想到自己的话语为她带来了欢喜,顿时心头一热,只觉得一股寒流在胸中环绕。

摄影师:Neil Krug

“你想再吃一个苹果吗?”阿米拉自动问,她留意到塔比莎眼中的警戒,“这些苹果总是出现,我不断也吃一个。我也不明白究竟……我本来以为这金苹果是留给第一个胜利登顶的人的奖赏。可是我猜呀,除非我把这些苹果送给一个男人,否则它们是永远不会消掉的。”

塔比莎虽然皱起眉头,却还是接过了苹果。阿米拉察觉她一边吃还一边盯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分明在等候捕获苹果重现的那一个瞬间。阿米拉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她刚开始的时分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她现在也想找出魔法里的破绽,前前后后尝试了不下五十次。不过现在轮到她看他人等苹果出现,也算是一种全新的休会。

就在塔比莎快吃完的时分,阿米拉留心到一点异常:只见塔比莎分神了,脸上现出怅惘的神色,恍如吃到了一根头发,或许嗅到一股不熟习的气味——就在这一刻,阿米拉的手中曾经多了一个金苹果,好像这苹果始终在她手上,素来就没有得到过。

“我以为魔法是不会容许咱们看到全进程的。”看到塔比莎脸上写满了扫兴,阿米拉简直是带着歉意说,“可是只有我坐在这里,我手里就老是会有一个苹果。”

“我想再试一次。”塔比莎说道。阿米拉听她这么说,笑了。

一开始塔比莎只是等,一边盯着阿米拉空空的双手,一边数着秒数。七百秒后,阿米拉的手中多了一个苹果。阿米拉看看自己手里的苹果,又看看塔比莎手中的另一个苹果。

“这种状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我甚至不知道统一时间可以有两个苹果并存呢!”

塔比莎把第二个苹果从她手中拿过去,咬了一口。她一边盯着阿米拉的手,一边慢慢地数着咬了几多口。咬到第七口的时分,阿米拉手里又呈现苹果了。她默默地把第三个苹果递给塔比莎。

塔比莎继续数着数——过了多少秒,咬了多少口,出现了多少个苹果——一直到她腿上放了七个苹果。等她伸手去拿第八个的时分,原来这七个苹果一会儿都变成了沙子。

“我猜这是我身上的魔法。”塔比莎若有所思地说着,一边把沙子从皮毛大衣上抖上去,“我的魔法总和七有关,而你的一切都是对于一,所以你每次只能保存一个苹果,而我却能保存七个。这事情挺风趣的,对吧?”

阿米拉脸上模糊流显露一丝委曲的笑意。过了片刻,塔比莎突然认识到,原来阿米拉正在目送着苹果变成的沙子被风刮下山顶,消逝得九霄云外。

转瞬间,残秋塌成隆冬。玻璃山表面蒙上一层冰晶,仿佛变成了一颗宏大的钻石。在白昼,阿米拉注视着越来越少的男人离开山脚下碰壁;而塔比莎坐在她身旁,紧紧地搂住裹在身上的皮毛大衣。到了早晨,塔比莎绕着她慢慢踱步,两人无所不谈——当然了,玻璃山和铁鞋的话题除外。塔比莎行走的时分,阿米拉得以近间隔地视察她那双被铁鞋禁锢的脚,也总能在她发现之前把视野移开。铁箍像凉鞋绑带似的箍住她的脚腕,鞋子外面的两只脚曾经变形发黑,每个脚趾头都曲折成古怪的角度,而且伤痕累累,皮肤表面结满了斑斑驳驳的硬痂。

一天早上,阿米拉醒来的时分觉得出奇的温暖,随即发明塔比莎的皮毛大衣正裹在自己身上。她年夜吃一惊,几乎要从座位上站起往来来往寻觅塔比莎——她不辞而别了吗?她就如许离开了吗?可是她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剧烈的举措,塔比莎就曾经快步走回了她的视野。只见她一边对着手指呵气,一边用力摩擦两条瘦胳膊。阿米拉看得呆若木鸡。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大衣给我穿呢?快拿归去吧!”

“你睡着的时分连嘴唇也发紫了。而且你还不克不及动——”

“不要紧的,塔比莎。求你了——”阿米拉的语气里吐露出失望,塔比莎听了,马上站住,不再转圈了。她很不甘心的拿回皮毛大衣,重新披在自己双肩上,“我不知道是这些苹果还是这座玻璃岭本身有魔法,能够为我保暖。来,再吃一个苹果吧。”

塔比莎显然不信。“可是你看起来那么冷——”

“也许这就和你的两只脚一样吧。”阿米拉一下子没忍住,这句话冲口而出,“你的两只脚看起来都伤得很重,可你还能依附它们走路。”

塔比莎注目着她良久,然后才接过苹果。“我也能感到到脚伤得不轻,可是——”她把视野转移到苹果下面,低声说道,“可是比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弱了。”

说完,塔比莎咬了一口苹果。趁着她还在品味,阿米拉兴起勇气,镇静地说道:“我还以为你走了。”

塔比莎扬起一条眉毛,狠狠地咽下一口苹果,然后“咯咯咯”地笑起来,www.dafa888.com。“大冬天的,我连大衣也不带就走?我是很喜欢你,阿米拉,可是——”她嘴边挂着“还没爱好到那个程度”这几个字,突然觉得这句不是自己的真心话,于是她干咳了两声。“这样做也太笨了。不论怎样说,我是绝不会不辞而别的。”然后她稍稍迟疑了片刻,“除非你厌倦了我陪你……”

“不!”阿米拉搜索枯肠地、无须置疑地说,“完整没有!”

当雪花开始飘落的时分,最后一批追求者也摈弃了营帐,骂骂咧咧地回家去了。塔比莎再也不必惧怕被他人看见,所以不分日夜地绕着阿米拉的王座转圈。

“一直到来岁开春他们才会回来了。”阿米拉浅笑道,“不过到时分白昼越来越长,那些男人会一直拼到夜里,也许是想把得到的时间补会来吧。”

塔比莎一边走一边皱着眉。她日昼夜夜地绕着阿米拉转了那么多个圈,她觉得两人关系的密切水平曾经足够让她提出这个成绩:“你在山顶这里度过了多少个冬天?”

阿米拉耸了耸肩。“我记得是三个。你呢?你这双鞋子穿了几个冬天呢?”

“这是这双鞋子的第一个冬天。”塔比莎进展了一下,“可是在这一双之前还有三双。”

“啊?这是最后一双吗?”

塔比莎微微笑道:“不是。一共有七双鞋,现在这双才刚磨掉一半。”

阿米拉点了点头。“也许来年春天你就可以把这双铁鞋给处理了。”

“也许吧。”塔比莎说完,又开始转下一个圈了。

摄影师:Kindra Nikole

寒冬将尽,空气中洋溢着融雪和湿润木头的气味。塔比莎冒险下山,采了一些雪花莲回来,系在阿米拉的深色长发上。“它们看起来就像天上的星星。”塔比莎喃喃说道。这时分,阿米拉觉得心中有什么破开来,就像挂在树枝上的冰锥,突然断了。

“塔比莎,”她说,“春天快到了。”

“嗯。”塔比莎嘴上许可着,一边聚精会神地给她编织一条复杂的辫子。

“我想……”阿米拉静静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想告知你一个故事。”

塔比莎停了一下,然后继续编辫子。“我也想听你讲故事。”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善于讲故事。”阿米拉弥补说,手里不停地动弹着一个金苹果,“可是没来由不去尝试一下吧?”

从前有一个富有的国王。他没有儿子,只要一个漂亮的独生女。公主长得太美丽了,甚至于男人们在宫殿的长廊里碰见她时,都忍不住伸手去触碰她,还不由自主地随着她走回寝宫。她的美貌难以顺从,男人们一看见她,各类布满愿望的语言就像钻石和蟾蜍似的冲口而出,完全无奈把持。国王很不幸那些男人,于是把女儿拉到一旁,说道:女儿啊,这些人身上中了魔咒,只要一个措施破解:丈夫!只要有了丈夫,他们就不敢对你这么勇敢放纵献周到了。

公主说:好呀,那我们就举行一个宫廷舞会,让这帮男人各自找一个丈夫呗,从此他们就变文化人了。

可是国王并没有被公主逗乐。我是说你!我意思是你必需找一个丈夫!他说,不然迟早连你的卫兵也会忍不住对你起歹心了。

公主畏惧了,说道:要是你把我送走呢?

不可。国王说,这样的话,我还怎样看着你、掩护你呢?

公主其实并不想要一个丈夫。她说:要是你给我找一个邻国的王子呢?

也不可能。国王说,我只要你一个女儿,可是我不能对各个邻国一视同仁啊!以后各国之间的平衡局势是很庞杂、很懦弱的。

公主从爸爸的眼神里看出来了,实在他早就打定了主张,只是还说不出口而已。公主不盼望父王亲口说出来,于是立刻抢着说:兴许你能够把我安顿在一座不人的玻璃山顶,而后公然发布,谁可能全身披挂、骑着战马跑上山顶,这团体就有资历迎娶我。

可是,这是不成能的啊。国王说着,如有所思。

这样一来,你就一举三得,既能保留国度,也能时辰盯着我,还能不让男人们受我的祸患,公主说。

于是一切就依照公主的志愿去办了。要是没人下去迎娶她,公主将永远在峰顶坐下去。

阿米拉讲完了故事,突然发现塔比莎满面怒容,不由吃了一惊。

“这个故事,”塔比莎恨恨地说,“太荒谬了!”

阿米拉眨了眨眼睛,突然认识到自己原来愿望失掉的是塔比莎的同情和懂得。“噢?”

“哪有做爸爸的不保护自己的女儿,却去保护那些逝世缠烂打、追着自己女儿不放的恶心男人?这不分明是保护狼群不受兔子的损害吗?”

“我又不是兔子!”阿米拉说。这时分,塔比莎曾经放下了她的头发,火冒三丈地绕着她转起圈来,嘴里还在继续说着:

“明显是那些男人粗野无礼,怎样酿成你的错了?这事件跟你的面貌没有关联!阿米拉,我敢向你保障,就算你的头发像稻草个别混乱,就算你的相貌像洗碗水那么暗淡无光,那些汉子——那些坏男人——也仍是这副德性!你想想,山下那帮寻求者能看到这么远的山顶吗?他们晓得你长什么样子吗?”

阿米拉坚持沉默,www.dafa888.com,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此刻她既想为自己辩白几句,可同时又想说一声对不起。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心境会如斯抵触。

“你已经说过,这是你自己的挑选。”塔比莎愤愤地说,“可是你不上玻璃山顶的话就要掉进狼窝,这算什么取舍呀?”

“在山顶这里,”阿米拉抿着嘴唇说,“我什么也不想要。我不需要饮食,也不须要遮风挡雨。要害是没有人能碰我,这才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没有人能够碰我!只要我好好坐在这里,吃我的苹果,不要动,那么我想要的所有都有了!”

塔比莎缄默了半响,再启齿时,语气比方才柔和了很多。“我还认为你想看看那条游满了野鹅的小河呢。”

阿米拉没接话。

塔比莎继续说下去,语气愈加温柔了。“看来,世上穿铁鞋子的不止我一个。”

阿米拉还是没接话,她只觉得心如刀绞。

塔比莎长叹一声。“让我给你讲一个铁鞋子的故事吧。”

畴前有一个女人,她爱上了一头熊。她并不是有意爱上熊的,只是她在孤独寂寞中煎熬了太久。只是这头熊固然很可怕也很风险,可是他对她很好;而且熊很聪慧,还教她捕三文鱼和采野蜂蜜。每当他注视她的时分,女人就觉得自己是举世无双的,因为这世上只要她敢大声说:熊爱上了我,却没有把我吃掉!是的,她是他活着上最爱的人,所以她也爱他。

于是她和熊结婚了。在新婚之夜,熊化作人形,与她共度良夜。

婚姻刚开始的时分,熊很温柔体恤,所以女人沉迷在幸福之中。可是跟着岁月流逝,熊开始变了。改变的不是他的身形和表面——女人对他内在的一切一目了然,就如同懂得自己一样——而是他的立场。他动不动就心生妒忌,对她也越来越严苛。他训斥她心里渴望失掉的其实是一头无论白昼还是黑夜都能变作人形的熊,他说她不理解若何去让一头熊快乐,他说她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婆。白昼的时分,他用恶毒的言辞辱骂她,又用熊掌拍她;到了早晨,他化作人形,还继续伤害她。这一切都让她觉得难以忍受。可是既然她有胆子爱上一头熊,又怎能奢望这份情感不随同着一点伤痛呢?于是她更加卖命地取悦熊。

到了婚后的第七个年初,女人请求丈夫许可她回外家看望一下。熊允许了,不过有一个前提:女人决不能与她的母亲独处,因为老太婆肯定会在她面前说熊的好话。女人准许了。可是她妈妈发现了女儿身上的淤青和抓痕,立刻带她走进一个无人的房间里。女人一时脆弱,听了母亲对丈夫的一顿痛骂。她说他是怪物,是魔鬼,还保持要女儿离开他。可是她怎能这样做呢?他对她再怎样不好,一直也是她敬爱的丈夫啊!女人只是希望丈夫能够变回像刚结婚时分那么好。也许丈夫中了魔咒,只要她能够为他解咒。

把他的熊皮烧了!母亲说,也许这就是他背负的诅咒。也许他也希望日日夜夜都能做人,只是说不出口罢了。

当女人回到丈夫身边时,他看起来很牵挂她,对她又恢复了现在的温柔体恤。早晨他化作人形,睡在女人身边。女人生了一堆火,蹑手蹑脚地把丈夫的熊皮抱起来扔进了火堆里。

熊皮岂但没有烧着,居然还大声尖叫起来。

她的丈夫一下子惊醒,顿时怒发冲冠,大骂她违反了现在许下的承诺。女人痛哭流涕,辩护说她只是想帮他破解魔咒。丈夫拿起皮毛,一把摔在她脸上,又将一袋子铁鞋扔到她脚边。他说,若要改日日夜夜都变回人形,独一的方法是让她披着他的熊皮,把七双铁鞋都踏破。是的,七年婚姻,所以要踏破七双铁鞋。

于是女人走上了漫漫长路。

起源:BelleDeesse

阿米拉双目圆睁,连眼圈也红了。塔比莎的面颊现出红晕,低头从丈夫的皮毛里拔出一根刺。

“我也知道婚姻是很可怕的。”阿米拉说,“可我从来没想到——”

塔比莎耸了耸肩。“其实婚姻也有快活的一面。并且我确切违反了自己的许诺——如果我没有独自见我妈,我是相对想不到要烧熊皮的。对于熊来说,承诺是一件十分主要的事情。其实,这里——”她伸手指着这座玻璃岭,“这里才是最恐怖的。他们把你软禁在这里,不许你走动,也不让你说话。”

“你丈夫也不让你说话——不让你跟自己的妈妈说话!”

“可是你看看,我跟妈妈说话之后,失掉了什么成果?”塔比莎固执地说,“那是一个考验,考验我对丈夫的虔诚。我没有经过,所以要接收处分。可是你呢?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呀!”

“你这话说得真风趣。”阿米拉说道,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因为对我来说,天天都是一个考验。我会不会不由得离开这座玻璃山呢?我会不会伸手去抓小鸟呢?我会不会违背禁令向山下的人扔苹果呢?我会不会谈话太高声呢?我会不会把他们激愤了,被他们扔下山呢?每一天停止的时分,假如上述各种事情都没有产生,我才算是经过了考验——”

“你和我不一样,你的处境太可怕了!”

“我看不出有什么纷歧样。”

“最少你不爱这座玻璃山呀!”

“我爱你。”阿米拉说,她的声响很轻很轻,“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无法想象一个爱你的人会这样来伤害你,会强迫你穿着铁鞋走路。”

塔比莎咬着嘴唇,很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挤不出来。

“这个故事,其实是我自己说得欠好。”她终于说道,“我很无私,完全从自己的角度动身去描写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提起他的利益——他总能把我逗得畅怀大笑,还教会我良多东西。恰是因为他给我指引,教我辨别毒浆果,教我捕猎,所以我即便穿戴铁鞋也能生活上去。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他的变化——”塔比莎突然觉得很倦怠,“确定和我有关系。我需要忍耐那些考验,直到他的魔咒被破解为止,这是我的宿命。惋惜我到现在还没有经过考验。只要这样说才干说明这一切。”

阿米拉凝视着塔比莎那一双惨不忍睹的脚。

“莫非你真的相信,”在这个玻璃王座上,她必须全神贯注能力让自己的腰杆挺直、绷紧,“那些男人对我如痴如狂,这件事情和我这团体本身一点关系也没有吗?难道你真的相信,无论我长什么样,他们也会这样子对我吗?”

“是的。”塔比莎坚定地说。

“这么说来,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性,”阿米拉有点犹豫,不太断定能否应该把这个主意说出来,“你丈夫那么残暴,其实和你本身一点关系也没有?也许甚至跟魔咒也没有关系。你自己也说了,无论他是熊还是变作人形,他城市欺侮你。”

“可是我——”

“既然你曾经磨坏了一半数目的铁鞋子,岂非你不是应该开始往回走了吗?这样的话,当你踏破最后一双铁鞋的时分,正好回抵家——你和他独特领有的谁人家。”

变幻的月色在两人脸上投下蓝色的暗影,可是阿米拉看见塔比莎的脸缓缓变成了灰色。

“当我还是?女的时分,”塔比莎的声响嘶哑,仿佛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我幻想着婚姻就像一条金丝带,把两颗相爱的心拴在一同,每天都如同夏季般温暖。我做梦也想不到婚姻竟然是穿铁鞋、戴桎梏。”

“塔比莎。”阿米拉切实想不出此外方法去抚慰她,只好伸出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抬开端凝睇着她。以前阿米拉孤唯一人的时分,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天上的野鹅——那时分的她,如许盼望能开口说话,渴望失掉他人的理解。“你没有做错什么。”

塔比莎直视着阿米拉的双眼。“你也是。”

她们就这样牵手对望了很久很久,终于被七只野鹅拍打翅膀的声响惊醒。于是两人一起抬头仰视夜空中的星星。

白入夜夜都在一每天变暖,越来越多野鹅从头上飞过。有一天早上,塔比莎如常绕着阿米拉转圈,突然绊到了什么,一个蹒跚倒在阿米拉的怀里。

“你没事吧?”阿米拉低声问道。塔比莎摇了摇头,扶着王座站起来。忽然,她似乎有点站不稳。

“是鞋!”塔比莎赞叹道,“它磨烂啦!第四双,阿米拉!”塔比莎想开怀大笑,没料到自己的笑声竟然像是在抽咽。“它破了!”

阿米拉对着她浅笑,身材前倾,亲吻了她的前额。“祝贺你。”她喃喃地说。塔比莎正在伸出手,抖动着,摇摆着,要从包里取出另一双铁鞋,她从话里听到的,远不止这几个字。“等等。”阿米拉平静地说。塔比莎闻言,立刻愣住了。

“等等,我求你了,不要穿——”阿米拉说到这里,咬住嘴唇,扭过火去看着别处,“你并不长短穿不可的,你可以留在这里,不用——”

塔比莎明白了。于是她把手从背包里拿出来,从新牵住阿米拉的手。“我不能永远留在山顶这里,我必须赶在那些追求者回来之前离开。”

阿米拉深深吸了一口吻。“我知道。”

“不外我却是有一个想法。”

“啊?”阿米拉浅浅一笑,“你终于还是打算迎娶我了?”

“是的。”

这一瞬,阿米拉惊奇于自己的平静竟如水晶般残暴。

摄影师:Daniel Serva

塔比莎还在说,可阿米拉几乎没有听清。她只是感触着塔比莎的话语滑过心中,如同沙子滑落玻璃山。为了不让塔比莎重新戴上那副铁枷锁,阿米拉乐意支出任何价格——

“我是说,并不是做你的丈夫,可是如果你乐意的话,至多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趁着那些追求者还没回来。我能带你走吗?”

阿米拉看着手中的金苹果。“我不知道……我们去哪里呢?”

“哪里都行!这双鞋可以走过什么货色,逾越一切——”

“回到你丈夫那边去?”

犹如一道轰隆闪过塔比莎的脸。“不,毫不。”

阿米拉仰头道:“既然我们要结婚,那么我必定要和你交流成婚礼品。你就把外相和铁鞋都留上去吧。”

“可是——”

“我知道它们让你付出了什么。在空中散步,在暗夜里飞驰,如果代价是你的疼痛,那我都不要。”

“阿米拉,”塔比莎的语气里流露着无助,“可是不穿铁鞋的话,我曾经不会走路了。”

“你测验考试过吗?你吃金苹果也有一段时光了,应当有辅助的。而且你可以靠我。”

“可是——那些铁鞋也许会有效——”

“对我来说,这座玻璃山和那些金苹果也已经很有用。”阿米拉平静地说,“它们保存我的生命,使我不用为饱暖费心。可我还是盘算离开它们,因为我要追随着你穿梭原野和树林。也许我会受冻,也许我会受饿,也许我的双脚会疼痛,可是至多我能够和你在一同。塔比莎,我会跟你学习打鱼打猎,进修怎么分辩有毒的浆果。我还能亲眼看见河流掀起一条野鹅做的裙子,亲耳凝听它们起飞时雷鸣般的声音。你相信我能够做到这一切吗?”

“是的。”塔比莎呜咽了,“我相信你。”

“那么我也信任你不穿铁鞋也能走路。把铁鞋留在这里,作为交换,我把我的丝绸鞋给你穿。然后我们往你的背包里放七个金苹果,如果你省着点吃,它们也许能帮助你走路。之后我们肯定能够找到更好的食物了。”

“可是我们没有鞋子怎样下山呢?”

“我们不需要走下去。”阿米拉笑了,轻抚着塔比莎的头发,“下去很简略。保持不变才难呢。”

两人沉默半晌。然后,塔比莎脱了皮毛大衣,又将铁鞋子从脚上解上去,把它们和背包一同递给阿米拉。没有了魔法铁鞋,她脚下的玻璃山分外光滑,所以塔比莎加倍当心。阿米拉把剩下的三双铁鞋从背包里掏出来,再把金苹果一个一个塞出来。待第七个苹果也放好了,她就把绑带系上,然后将背包还给塔比莎。塔比莎接过背包,挂在肩膀上。

最后,阿米拉深深吸了一口气,牵着塔比莎的手,慢慢地从王座上站起来。

玻璃王座支离破碎,声如疾风骤雨,似呢喃低语,整座玻璃山颤抖着化为沙砾。轰然倾圮将皮毛大衣和铁鞋、阿米拉和塔比莎全部淹没。当尘埃落定,沙堆一声咆哮,化作一个圆顶沙丘。

手牵着手,阿米拉和塔比莎奋力从沙丘里钻出来,咳嗽着,笑着,拍落粘在头发上和身上的沙子。她们站着,等着,并没有金苹果再出现将她们握着的两手离开。

“我们应该去哪?”一人低声问另一人。

“别处。”她答道。牵着对方的手,她们踉跄走进春天,www.dafa888.com,走进以拂晓迎接她们的辽阔世界。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www.dafa888.com 版权所有 ©